叫好不叫座贺岁档“失宠”爆款去哪儿了

贺岁档“失宠”爆款去哪儿了

截至12月15日,贺岁档票房约14.5亿元,相比去年同期12月票房下降明显。此前观众想看指数位居前列的几部影片中,位居第一的《叶问4》尚未上映,位居二、三、四、五位的《南方车站的聚会》《一生有你2019》《勇敢者游戏2》《两只老虎》,并无一部爆款作品。在大体量的作品挤占春节档期的前提下,贺岁档明显“失宠”。

《被光抓走的人》叫好不叫座,业界分析,是由于影片的内容和观众存在错位。《被光抓走的人》设置的角色虽然有老有少,主要角色有中年人也有年轻人,但影片的故事视角显然是中年人的视角,这和目前影院主要观众群以20岁上下的年轻人为主形成了错位。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查阅了该片的观众“想看画像”,从年龄占比看,该片35岁以上观众想看指数仅为20.5%,这样少的中年观众群,显然撑不起主要讲述“中年叹息”的《被光抓走的人》。

一位是东部战区司令员何卫东。本轮军改之前,何卫东曾任原南京军区副参谋长、江苏省军区司令员、上海警备区司令员等职,并于2015年接任上海市委常委,成为“戎装常委”。

杨学军是计算机领域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2011年,他担任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校长,同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7年杨学军出任军事科学院院长。

其中,2015年晋升上将的人数达到10人,2016年晋升上将2人,2017年晋升上将6人。2018年未举行相关晋衔仪式,当年上将军衔出现空缺。

文艺片表现不佳,商业片贺岁档表现也难称得上及格,首当其冲的是引进片《勇敢者游戏2》表现未达预期。《勇敢者游戏2》由好莱坞动作明星巨石强森领衔主演,故事创意来源于不少观众熟知的IP《勇敢者的游戏》。影片前作在全球取得9亿多美元的票房,在中国也取得了5亿多人民币的票房。业界对《勇敢者游戏2》寄予厚望,此前业界预测票房可达6.89亿元,不过影片上映10天,票房仅有2.65亿元,业界不断降低其最终票房预期,影片票房很可能会止步于3.2亿元左右。《勇敢者游戏2》未达预期,在于影片故事主线不甚清晰,几位主人公进入游戏的动机也让观众无法信服,除了特效制作基本合格,剧情方面过于“低幼”。

12月12日下午,中央军委举行晋升上将军衔仪式,7名军官晋升上将军衔。

杨学军成现役最年轻上将,是“天河一号”总设计师

文艺片、商业片表现都不佳,导致贺岁档前半月票房数字十分难看。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调阅相关数据发现,12月1日至12月15日的票房仅为14.5亿元,而去年12月1日至12月15日,票房为19.9亿元,也就是说,今年贺岁档上半月的票房,相比去年同时段少了5亿多元,下降非常明显。贺岁档票房能否有好的表现,下半月要看《叶问4》的表现,影片将于12月20日上映,是这个贺岁档观众想看指数和卖相最好的影片。

文艺贺岁档叫好不叫座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5年底启动新一轮军改以来,军队已晋升上将25人,既涵盖陆、海、空、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武警部队,也有来自军委机关、五大战区和军队院校。

南都记者注意到,此次晋衔的7人中,有2人是“60后”:北部战区司令员李桥铭是1961年生人,军事科学院院长杨学军是1963年生人。其中,现年56岁的杨学军,是现役最年轻的上将。

2019年10月30日,针对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剥夺了香港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在2011年被授予的荣誉博士学位,央视新闻发表热评《天下谁人不识君 剥夺荣誉博士学位对何君尧就是一种荣誉!》。

此次晋衔仪式中,何卫东以东部战区司令员的身份晋升为上将,表明他已履新。前任东部战区司令员为刘粤军上将,今年已满65岁。

东部战区司令员何卫东、东部战区政治委员何平、南部战区政治委员王建武、北部战区司令员李桥铭、火箭军司令员周亚宁、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李凤彪、军事科学院院长杨学军。

何卫东、李凤彪2 人以新职务亮相

此次晋衔仪式中,李凤彪以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的身份晋升上将。前任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高津,已出任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

此外,杨学军还是超级计算机系统“天河一号”的总设计师。2009年10月,国防科技大学自主研制的首台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系统“天河一号”问世,标志着我国成为第二个能够研制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的国家。

十八大以来46 名军官晋升上将,2019 年人数最多

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官网显示,今年8月,何卫东还以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西部战区副司令员兼陆军司令员的身份,听取甘肃省检察院通报全省检察工作情况。

据央视网消息,晋升上将的7人中,有2人以新职务亮相。

黄渤等领衔主演的《被光抓走的人》的低迷表现,在这个贺岁档最让人意外。虽然影片在豆瓣仍有7.1分还算可以的评价,但上映三天票房不足6000万元,还是让业界感到十分意外。影片通过描述几组不同情感状态中的人物,发起对爱情命题的思考:黄渤、谭卓、文淇饰演的一家人;王珞丹与消失的爱人背后有关联的四个女人;被家人拆散的情侣李嘉琪、丁溪鹤等几组人物。影片的引子是一束“审判”爱情的光,当一部分人因为这束光莫名其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被光剩下来的人们,则踏上了寻觅真相、直面自我的探寻之旅。从本质上说,《被光抓走的人》是用软科幻包装的爱情故事。

票房半月报:降了5亿多

本轮军改后,李凤彪出任中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于2017年1月晋升中将军衔,并于10月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

1991年,杨学军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此后历任国防科学技术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2017年军队院校新调整组建,杨学军从国防科技大学校长任上调离,出任军事科学院院长至今。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今年已有17名军官晋升上将,是十八大以来晋升上将人数最多的一年。此次授衔仪式中,何卫东、李凤彪2人是以新职务身份亮相;7人中6人系十九届中央委员;现年56岁的军事科学院院长杨学军,成为此次晋升上将中最年轻的一位。

今年贺岁档之初,业内给出一个“文艺贺岁档”的标签,就让人感觉不妙。被认为是贺岁档主打的《南方车站的聚会》《被光抓走的人》《平原上的夏洛克》,都带有文艺的标签。随着上述作品的上映,影片保持了不错的口碑,不过票房难以让人满意。

王建武长期在原济南军区服役,曾任原第54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原济南军区联勤部政委等职。公开信息显示,他于2016年升任西藏军区政委,并于2018年初进京任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2019年初,他以南部战区政委身份参加公开活动。

何平历任原14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原成都军区政治部副主任、联勤部政委,原总参谋部某部政委等职。2016年,他出任西部战区副政治委员兼政治工作部主任;2017年,又升任东部战区政委,成为正大战区级将领。

7 名上将6 人系十九届中央委员

另一位就任新职务的是李凤彪。公开资料显示,李凤彪长期在空降兵部队服役,担任过空降兵第15军军长、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等职。2006年,他还获评首届全军“优秀指挥军官”。

本轮军改开始后,何卫东出任西部战区副司令员兼陆军司令员、西部战区陆军党委副书记,并于2017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晋衔的7名上将中,有6名均于2017年10月当选十九届中央委员。除了前述的李凤彪,还有东部战区政治委员何平、南部战区政治委员王建武、北部战区司令员李桥铭、火箭军司令员周亚宁、军事科学院院长杨学军。

李桥铭曾任原广州军区第41集团军参谋长、军长。2016年初,他以北部战区陆军司令员身份进行公开活动。2017年,他出任北部战区司令员。

12月6日开始上映的《南方车站的聚会》名头颇大,戛纳影展主竞赛单元竞赛片,胡歌主演的首部大电影,影片上映10天,豆瓣评分仍保持着7.5分的高评价。不过也有批评的声音认为,《南方车站的聚会》相比刁亦男导演前作《白日焰火》有退步,影片形式感很强,很像是为国外影展拍摄的影片,国内观众认同感不高。影片上映10天票房1.9亿元,基本符合之前业内预测2.2亿元最终票房的预期,但并不具备爆款影片的潜质。

上将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最高军衔。南都记者根据公开报道盘点,自十八大以来,中国军队已陆续晋升了46名上将。

此前,“现役最年轻上将”这一记录的保持者,是现任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部长高津。高津生于1959年,于2017年以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身份晋升上将军衔,当时58岁。

另一部被认为让人大失所望的作品是《吹哨人》。汤唯和薛晓路第三次合作的《吹哨人》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上映10天,票房不足5000万元。雷佳音的加盟,也没有让这部影片有多大起色。影片之前被预测票房1亿元,目前看这一目标很难达到。低迷的票房背景下,影片的口碑也堪忧,不知所以的剧情,让该片在豆瓣仅获得5.8分的低评价,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北京遇上西雅图》导演的新作。

据北京市石景山区委宣传部消息,今年7月,中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长江参加石景山区委和中部战区首长的座谈会,意味着李凤彪彼时已不再担任中部战区的职务。

这是中国军队今年第二次举行晋升上将仪式。上一次在八一前夕,当时有10人晋升上将。加上此次晋升的7人,共有17人。这也是2012年以来(即十八大以来)晋升上将人数最多的一年。

周亚宁曾任原第二炮兵基地司令员、原第二炮兵副司令员。2015年12月,以二炮为前身的火箭军正式成立,周亚宁出任火箭军副司令员。2017年9月,他以火箭军司令员的身份亮相,成为当时四大军种最年轻的司令员。前任火箭军司令员魏凤和,已于2018年初出任国防部部长。